左手指月

东楼贺朝 西楼谢俞
清华双杰 谋财害命

脑洞

朝俞的abo


如果


朝哥是土味(?!会被打)


俞哥是种子果实的味道(无力吐槽)


然后


“小朋友,我们来种个树?”


“滚。”


俞哥∶被活埋的感觉(窒息)


【朝俞】七夕甜饼

朝俞 七夕贺文【究极短小】

生日就在七夕前一天,发出想磕糖的声音!

▼时间线是朝俞上大学之后


“老谢,老谢老谢!”

“?”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

“??这你都不知道!?”

“今天是七夕啊老谢!!!!”

“多么值得纪念的日子!!”

“……值不值得纪念我不知道,但你再说一句我就要把你拉黑了。”

“诶诶诶别啊小朋友!”

“小朋友???”

“不会真把我拉黑了吧?!?!”

谢俞关上手机,略为苦恼地按了按额头。

他不是不记得这次七夕,而是给贺朝准备的礼物在路上出了点问题,到现在都还没到。以往每次都是贺朝先找他,贺朝先送礼……但是这次,谢俞想给他明明那么忙还要抽出时间给他挑礼物给他惊喜的男朋友一点惊喜。

他挑的礼物算不上昂贵,也算不上多么特别,但是贺朝应该会喜欢。

……啧,怎么关键时刻偏偏就掉了链子。

头疼。

“下课铃声又响起一遍一遍……”

“喂?”

“小朋友?”

“……怎么了?”

“那个……就是……你今天实验还差多少啊?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谢俞瞥了一眼刚开始做的实验,说出口的话却转了个弯,“快做完了,你在哪?”

“诶……我在你们实验楼楼下,那我等你一会儿,过会儿见?”

“行。”

谢俞挂了电话,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又转身和后面桌子上忙的一塌糊涂的教授请假。

“啊,小俞啊,什么事?”

“老师,我可能一会儿还有点急事,所以我想先走一会儿。”

“啊好好,你去吧。”教授推了推眼睛,嘴里回答了一句,又低下头忙自己的实验。

谢俞松了口气,脱下白色的实验服,向楼下走去。

“老谢!”

刚下楼谢俞就看见了贺朝。

贺朝说的在楼下就真的在楼下,脚已经跨进去了一步,如果不是脖子不够长,贺朝可能还要伸进去看看谢俞什么时候下来。

“嗯,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啦。”

贺朝神神秘秘地拉着谢俞,两个人越跑越快,风从耳边掠过,谢俞恍惚间又想起了那个天空中满是星星的夜晚。

他们也是这样,奔跑着,风和景色都飞速从旁边掠过,还伴随着爆竹爆炸的声音,和三班同学大喊大叫的声音——以及那句,贴在耳边说的,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不知道贺朝拉着他跑了多久,反正等到他快要累的骂人的时候,贺朝停下来了。

“老谢,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毕业的时候,去过的那个许愿池?”

“记得,当时还放了爆竹,噗嗤……”谢俞一想到当时的画面就想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就是那个”

“……老谢,你看看,咱们前面是什么?”

谢俞抬头,正前方不远处正是那个“听说”很灵验的许愿池。

许愿池周围围了一圈玫瑰,最中间的玫瑰上还放了只小熊,小熊举了个牌子,虽然不大,但是谢俞能看清上面的字∶

给我亲爱的小朋友,我爱你。

“送小朋友的,七夕礼物,嘿嘿。”

“小朋友喜欢嘛?”

“喜欢。”

谢俞点点头,握了握贺朝的手。贺朝的手不软,也算不上多好捏,但是骨节分明,手指细长,很好看,也很温暖。

总是给人一种,有我在,你会很安全的感觉。

很巧,他很喜欢。

—Fin—


————


听说后来贺朝收到谢俞的礼物感动得都哭了。

甚至恨不得钉个钉子挂在家里最明显的地方。

又怕落灰想找个袋子密封。


【朝俞】约会

之前删错了!重新发一下ಥ_ಥ


朝俞 约会


早晨。


谢俞刚起床,随便套了件短袖,洗漱完就听到手机叮咚叮咚响个不停。

“哎,小朋友,起~床~了~吗~”

“小朋友?”

“小朋友今天有事儿吗,要不出来跟你朝哥……约个会?”

“……”

“行啊,去哪?”

“emm……先去吃个饭,再去看个电影?”

“……你这又是百度上搜的吧。”

“嘿嘿,那天急急忙忙的,不算不算,重来一次~”

谢俞本来输了一句傻逼进去,后来想想,他确实也挺久没见过贺朝了,倒还……真是有点想他了。

“下课铃声又响起一遍一遍……”手机铃突然响了起来。

话说回来,谢俞想起来这个手机铃,是贺朝有一天拿他手机专门给自己设的,他没什么意见,也就一直留着没换。

“……喂?”

“小朋友,想没想我啊~”

“……想了,骚,哥。”

“嘿嘿,我也想你(=^^=),好了好了,说正事,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刚准备出门,你在哪?约个地方见吧。”

“emm也行,那就……世纪城?”

“行,我大概二十分钟到吧。”

“好嘞~我在上次见面的地方等你啊~就那个,背影最帅的,最有逼格的那个——”

“嘟嘟嘟——”

“唉,我家小朋友还是这么有个性。”

谢俞挂了电话,下楼正好看见顾阿姨坐在客厅看电视。

“妈,我出去一趟,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去和同学玩吗?行,早点回来,别太晚了。”

谢俞点点头,随手捞了个口罩戴着,就出门了。

虽然正值夏天,不过今天倒是不太热,时不时还会吹过一阵凉风,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天气。

“小朋友——我在这儿——”

谢俞隔着老远就看见贺朝在那极其夸张地做着口型。

他加快速度跑过去,贺朝就张开手等着接他。

等终于把自家小朋友抱了个满怀,才终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在谢俞耳边小声地说话。

“小朋友,你怎么夏天还戴着口罩啊?”

“怕别人说你认识我。”

“怎么,你男朋友这么帅,你还嫌丢人呐?”贺朝嘿嘿一笑,没忍住在谢俞耳朵旁边吹了口气。

“嘶——啧,让开。”

“唉,小朋友你不想我嘛,不要这么冷淡嘛……”贺朝脸上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哥……”谢俞无奈,自从他十八岁生日之后,贺朝就越来越得寸进尺,甚至明目张胆地时不时把谢俞拐到他们家去,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

“好啦好啦,不难为我家小朋友了,”贺朝放下搂着谢俞的手,低头看了眼手机,又神秘兮兮地凑到谢俞耳朵边,“这儿新开了家烤鱼,听说味道还不错,小朋友想尝尝嘛?”

“也行…那就去吃烤鱼吧。”谢俞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贺朝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下烤鱼会不会很辣但是转念一想贺朝也不会带他去吃辣的——

“小朋友,想什么呐?……牵个手不?”贺朝伸手在谢俞面前晃了晃,然后又放下去微微勾了下谢俞的小指。

谢俞看他一眼,然后反手握住了贺朝的手,十指相扣的那种。

贺朝又捏了捏谢俞的手,脸上笑得比他这个小朋友还欢。

“二位请进——”服务员小姐态度很好,看见贺朝一直看着他们家的榴莲味新品还热情地向贺朝推销。

“这个是我们家的新品,看着虽然魔鬼,但是味道还是很不错哒!浓厚的榴莲口感搭配上鲜滑的鱼肉,保您尝了一口还想再来第二口!”

“哎,老谢,你觉得……”贺朝扯了扯谢俞衣角,眼睛一边往那榴莲烤鱼的广告牌上瞅。

“…你要是敢吃,我保证你活不到明天。”

“嘿嘿,我开玩笑的。”贺朝被警告了一通,脸上笑容却更加灿烂了,“不用了,嗯…就点这个五香的吧,别放辣椒别放香菜。”

“好的,二位稍等。”服务员小姐见没推销出去倒也没怎么失望,毕竟这款新品从来就没卖出去过。

“老谢,你真不想试试啊?我觉得她说的听起来真的挺好吃的!”贺朝还在往那张广告牌上瞥。

“不想。”

“哎,可是…”

“…滚。”

“好好好,不吃不吃,那你想喝点什么不?我去给你买?”

谢俞抬头看了贺朝一眼,如果不是基因问题,他觉得贺朝尾巴现在应该已经摇上天了。

还是螺旋桨的那种。

“噗嗤…”想象着画面,谢俞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行啊,我要喝贺朝牌子的奶茶。”

“好嘞,小朋友稍等啊。”贺朝眯眼睛一笑。

谢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五分钟后。

“小朋友,给,贺朝——牌子的奶茶!是不是很好看?”贺朝把手里一杯奶茶推到谢俞面前,那奶茶杯子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两个“鬼画符”。

一看就是右手写的。

…什么狗屎。

“好不好看啊小朋友?”贺朝还在等着谢俞夸他。

“好看——”

“好看个p。”

“我可是认认真真写了好久的哎!我这一手字,潇洒大气又不失风度,一看就是我贺朝的手笔!”贺朝在一旁自夸,谢俞毫不怀疑,如果不是有屋顶,他估计早就飞到天上去了。

没一会儿,烤鱼就上来了。

贺朝说的不错,这家店虽然刚开不久,但是味道真挺不错的。

想了想,谢俞掏出手机,给烤鱼拍了个照给顾阿姨和许艳梅她们各发了一张。

下次…也带他们来尝尝好了。

吃完饭,两人又逛了逛,买了点东西,出来已经是下午偏傍晚了。

“老谢,还去看电影么…”贺朝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怎么了?”谢俞侧过头看他。

“要不……要不收拾下我呗?”

“…你最近,真的很欠收拾啊?”

“是啊是啊,就等着我家老谢了不是?”

“要点脸吧你,走了,我妈还在家呢,我不能回去太晚,你也…早点回去。”

“好吧——小朋友要是哪天有时间,记得过来收拾下我啊…”贺朝声音委委屈屈的,好像谢俞抛下他不要他了似的。

“……”

“贺朝。”

“怎么啦小朋友,舍不得我——唔!”

谢俞把他猛地向前一拉,几秒后又推开。

谢俞喘着气,脸上带着点不自然的薄红。

“行了吧,改天再收拾你。”谢俞背着包,脸上明明还红着,语气却一点也没软下来。

“嘿嘿,我等小朋友来收拾。”贺朝笑嘻嘻地冲着谢俞挥挥手,也转身向车站走去。

他家小朋友,怎么就这么甜呢——

—Fin—


【朝俞】关于生日礼物的回忆小段子

其实在贺朝出现之前,每年谢俞的生日,都是顾女士陪他过的。


不过说起来,他那个所谓的家里,能记起他生日的也确实只有顾女士一个人。


直到贺朝出现,拿着那个在学校旁边礼品店买的土里土气的礼物,一边献宝似的递给他,一边明示他表扬一下这个冒着被发现的险偷偷溜去礼品店就为了给他的小朋友买生日礼物的世界模范男朋友。


谢俞说∶“滚。”


然后揪起贺朝的衣领,在贺朝的嘴角轻轻的亲一下。


算是表扬。


—Fin—